咸鱼久你这只大咸鱼

【轰百】一个小段子

“焦冻,焦冻,焦冻,不管是谁都可以这么亲切的称呼你。”

像是自言自语,但字字藏着委屈。

正在系衬衣扣子的轰听到她的声音,转头看过去,她窝在窗台边的沙发角落,是整个客厅里距自己最远的地方

及腰长发柔顺的贴在她背后,而其中被睡卷的一缕调皮的逃出大部队来到身前,弯曲的发丝一直延伸到胸前更深的地方。

初生的阳光撒在她身上,更添几分温婉柔和。

她抱住英雄协会奖励给某次行动中表现出色的他们,印了双人头像的抱枕。低着头,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,并且没有丝毫要起身的意思。

轰瞬间就意识到她今天是很不开心了,只好自己打领带的他对着镜子迟疑片刻,脑海中回想着系法,不太熟练地系了一个温莎结,对比了平时,勉强还算满意。同时在心里认真地思索着可能惹她不开心的嫌疑人物。

因为最近频繁出现的大量狂热的女粉丝?可他已经无数次表示过自己的态度。

还是事务所太过殷勤的后辈?他也刻意的保持了距离。

还是……一旦开始思考就很难停下来,但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怎么安慰她。

犹豫了一会的轰正想开口,又听到她接着上一句继续。

“虽然称呼英雄名再正常不过了,可我就是......”她自暴自弃的侧躺在了沙发上,抬起抱枕遮住脸,再没了动作。 居家服上衣因为抬手的动作而露出了她美好的腰部曲线,在清晨的朝阳下,白的耀眼。

轰整理好今天出席仪式需要的西装,确认无误后,放轻脚步走向沙发。

坐在她腰腹前侧的沙发空位上,看着举着抱枕拒绝沟通的她,轰只觉得可爱。

左手拿过挡住她脸的抱枕,想用手指戳戳气鼓鼓的她,意料之中的被躲开。

轰弯腰拉进两人距离,注视着她的双眼无比认真:“那些家伙只是能叫‘焦冻’而已,但你却是轰——八百万。”

然后趁她愣住的瞬间,牵住她的左手,低头,在无名指的戒指落下轻吻。

“可以不生气了吗?轰太太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42)